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十三章 陷阱的陷阱
肉棒公主 第十三章 陷阱的陷阱
随着局势恶化,维纳斯城的气氛变得愈来愈紧张。撒斯王国不断地增兵,然而却依然按兵不动,藏在森林里暗中步署。连日以来,两军已经多次在城外正面冲突,大多都是炮战,偶然也有零星的枪战,不过依然未有大规模的冲突爆发;可是战争还未正式开始,炮弹和子弹已经耗用了不少。可是,负责统领炮兵小队的阿加莎已经忙得要命,整天的大部分时间也得在城楼上监察敌军的举动。   「换班时间到了,你们可以回去军营。」交班的炮兵队伍来到以后,阿加莎便吩咐属下返回军营;虽然身为贵族的她有自己的马匹,可是看见库克那疲倦的样子,阿加莎便选择拉着它回去军营,免得骑在马鞍上加添它的负荷,使它疲劳过度。虽然库克至今还未有机会在战场上东奔西跑,然而单是每次阿加莎骑着它在城墙上走来走去,视察军情的时候,已经耗费了不少精神;而且军中的马匹又不多,有时候通讯员还得向阿加莎借用库克当跑腿,从城墙的东边跑到西边。虽然阿加莎平日对库克说话总是不留情面,但是库克也知道,这个主人就是平日有点自大和固执,暗地里还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   由于天气变得愈来愈寒冷,在户外扎营作为临时的军营已经行不通,因此阿加莎的小队被安排调配至城门附近的室内的军营宿舍留宿;那本来只是旅馆,不过由于城内的平民都撤退了,因此军方便索性借用旅馆作为安置大批士兵的宿舍。   阿加莎把库克带返马廊,就返回旅馆;虽然看起来已经是黑夜,可是时间还只是晚上八时左右而已,不过刚下班的阿加莎已经很累了。部下们都回到房间里休息了,可是她选择前往旅馆楼下的酒吧。由于大部分士兵不是已经回去休息,就是被派到外面执勤,因此显得特别的宁静。   「阿加莎中尉,想喝些什么?要点酒吗?」站在柜檯的一个男兵问。   「新鲜乳汁吧。」   「是的。玛丽亚,你来招待阿加莎中尉吧。」   「嗨,阿加莎。」「晚上好,玛丽亚。」一位穿着短裙子和厚羊毛外衣的少女坐在阿加莎的旁边,双手拥抱她,靠在阿加莎的怀里,抚摸那丰满的乳房。这少女看起来年龄跟阿加莎差不多,皮肤白晢,个子高大,棕色的长髮扎成了一条法式辫子,眼神迷人,美貌使人性慾大增。   「怎么了,你们不用工作了吗?怎么不见其他军妓的呢?」阿加莎问,手轻轻的抚摸着玛丽亚白色的脸颊和棕色的曲发。   「这几天以来大家都没有闲情逸致来寻欢作乐,又有些军妓被调派到后勤的岗位填补被临时调到去防守的士兵们的空缺,因此在晚上工作的人也少了。」玛丽亚回答说。「对了,今天晚上你要不要我陪伴你一下?半天也没有顾客,弄得我的阴唇也要发痒了……」   「不行,我已经很累了。喝点乳汁以后,我就会回去睡觉。明天大清早我们就得返回城楼换班……」   「那你也得在睡前喝点乳汁了吧。」玛丽亚说,双手把外衣脱下,露出幼嫩的双乳;虽然外边还下着雪,可是因为室内有暖炉,以及方便服待客人的关係,她什么内衣裤也没有穿。   「那好吧。」阿加莎的指头便温柔地挤压这白嫩的乳房,火红的舌头舔弄着乳头,如同婴孩餵母乳一样。   「好了,玛丽亚,快点喷些乳汁出来吧……」阿加莎说。   「你别着急吧……啊啊……哈……」然而,在阿加莎舌头急速的舔弄之下,玛丽亚的乳头马上就红起来。她又伸出双手,温柔地揉搓玛丽亚幼嫩的乳房,加上一双迷人的眼神,使得玛丽亚马上兴奋起来。   「阿加莎……啊,你真会调情的呢……」   「这也要你够淫蕩才行的啊。」阿加莎笑着说。「好了,快点,快点射出来吧……」「啊啊啊……啊啊……」不到一分钟,玛丽亚便释出白色的香滑的乳汁,如同肉棒射精一般从乳头喷出来,射在阿加莎的嘴巴里。   「咕噜咕噜……」虽然乳汁已经喝完了,可是阿加莎依然待在酒吧里,与玛丽亚闲谈。   「对了,阿加莎,你知道吗?今天中午性交的时候,罗宾上校说黑兹尔将军正计划先下手为强,进攻敌军位于城西军营。你有没有听说过如此的命令?」   「什么?我不知道呢。」阿加莎惊讶地说。「罗宾上校真的是如此说吗?」   「是的;这下子你要不要走自荐啊?」   「不会了,这样对于我的属下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吧。」阿加莎说。   「言之有理。不过,就是你毛遂自荐,相信黑兹尔将军也不会让王室人员随便被派往前线了吧。」玛丽亚说。   「是的。咦,时间已经不早,我要回去睡觉了……」正当阿加莎站起来,準备离开的时候,玛丽亚却拉着她的手,阻止她离去。   「这样吧,阿加莎,今晚到我的房间里睡觉吧,军妓的房间比你们这些普通士兵的房间宽阔和舒适得多……」玛丽亚说,眼神凝视着阿加莎美丽的脸儿,手抚摸着阿加莎的下体。   「可是……我真的累了……」   「累就到我的房间去休息吧。」玛丽亚淫秽的笑着说。她双手拥抱着阿加莎,嘴唇亲吻着阿加莎的脸儿,如同孩子一样。   「那……好吧。你这淫蕩的小女孩……真是好色呢。」面对玛丽亚的诱惑,阿加莎只好乖乖的投降,扶着玛丽亚嫩滑的双手,步上楼梯,身影渐渐在人去楼空的酒吧里消失。   就在阿加莎与玛丽亚在风流快活的时候,一阵忽然寒风从东北方吹过来,拍打旅馆的窗户;显然地,身处于温暖的房间当中的阿加莎和玛丽亚并没有注意到寒风的吹袭,只管在床上滚来滚去,拉扯着对方的衣服,在床上进行温柔的搏斗。   外边天下还在下雪,四周还是漆黑一片,夜深人静,可是在维纳斯城东北方差不多一百公里的撤斯王国军营里,理查帐篷里的蜡烛依然燃点着。   「王宫那儿怎么样?」理查面对着水晶球投射出来的影像说着。从那身影看起来,似乎又是上次的那个少男。   「依然没有什么动静。自从上前信件失窃的事情发生以后,睡房外经常有侍卫把守,我无法进去。」少男说。「虽然信件马上就被亚历山德拉找到,可是她已经开始怀疑身边的人。」   「这没所谓,反正之前阿加莎给苏菲亚的信,还有苏菲亚的回信的内容我都知道了。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我大概都知道了。」理查得意地说。「再说,自从上前以后,阿加莎也被我透过阿曼达慢慢地操控起来……」   「敢问陛下,为什么自从上前以后,你就容许阿加莎远离阿曼达,一直也没有再找寻她,加紧施法迷惑她呢?」   「你这家伙还真多管闲事的呢。」理查说。「如果这么轻易就把阿加莎征服过来,这有什么难度?我就是要像钓鱼一样,把鱼线暂时放鬆一下,让她慢慢地挣扎,然后再过几天才再利用她自己本身的慾望折磨她的灵魂。再说,我背后还有更厉害的计划……不过,这个无须向你交代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马上滚回去继续收集情报,盯紧苏菲亚,看看她会想出什么应对的方法。」   「是的……」于是影像消失,理查便把水晶球用布盖上,转身一看,发现杰克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双眼凝望着理查,手抚摸着肉棒,嘴角发出淫秽的笑声。理查一言不发,手掌轻轻的拍拉一声,身上的衣物便消失了。赤裸裸的他就抓起粗壮的肉棒,如同野兽般蹼向杰克,把他抓起来,将肉棒狠狠的塞进眼里。   「陛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除了放声尖叫以外,杰克便只好任由理查的肉棒朝着肛门疯狂地攻击,下体的肉棒跟随着屁股摇摆。   「理查!」就在这时候,不识趣的维吉尼亚又闯进来了,冷酷的语气马上就打断了理查和杰克的慾火。   「又怎么了?」理查不耐烦地说。   「难道你不知道了吗?探子回报,尼白地王国军队可能已经开始计划展开反攻,向我军于维纳斯城城外的驻军展开偷袭;其他将领都去了开会了,怎么身为国王的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干炮?」维吉尼亚严厉地斥责说。   「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无知。」理查说,肉棒依然没有离开杰克的肛门。「我就是要让他们攻过来。」   「你这样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与你无关。」理查粗鲁地说。「还不给我滚出去,我正在性交呢。」   「可恶的家伙……」维吉尼亚只好转身离去,步出帐篷,长靴踏着堆满雪的土地,返回自己的帐篷。虽然她与理查名义上是两夫妻,但是自从来到军营以后,二人一直分开帐篷就寝;在返回营帐的路上,维吉尼亚心里一直在猜想着理查下一步的行动,可是就是搞不通。「到底他发什么疯了?竟然让自己的前线的军队挨打,明知对方有所行动也不加理会……」   到了早晨,雨雪终于暂时停住,新的一天马上又来临了;不过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虽然已经是早上六时三十分,但是维纳斯城四周依然黑漆漆的,太阳仍未露面。   在寒冷的早晨,阿加莎在玛丽亚那张长两米、阔三米的软垫床上醒过来。平日她的小队应当在清晨就要到城楼值班,但是由于今天他们负责特殊的任务,因此便得到睡觉时间较长的优待。   阿加莎睁开双眼,往右边一看,发现玛丽亚早就醒过来了,全身赤裸,下体用被子盖着,乳头在双手的遮掩中约隐约现,坐在她的旁边,手抚摸着阿加莎金黄色的长髮,嘴角微笑着说:「早安,阿加莎。」   「玛丽亚……这么早就起床了吗?」阿加莎轻声地问,手拉着玛丽亚嫩滑的手,轻轻地抚摸。   「反正昨晚也只有你一个顾客而已,而且昨晚又睡得早,所以今天就早起床了。」玛丽亚说。「再说,男女护士都被调到去城墙那边当值,待会儿我还要去医院当值呢。」   「是吗……」阿加莎说,双手慢慢地拉开被子,露出赤裸的肉棒,站在地上,戴上乳罩,穿上内裤,然后再穿衣服。「我也要去工作了。」   「这次我真的搞不通;黑兹尔将军到底在想什么,竟然把你的炮兵队也编入这次的特别行动队伍当中的呢?」   「也许……她想找个机会让我立功吧。」虽然阿加莎口里这样说,但是她心里也猜得到,这样的决定也许是与阿曼达有关;可是阿加莎就是不知道,如此的安排,到底又有什么目的。   「那么如果你真的立了军功的话,」玛丽亚微笑着说,「他日晋陞成为上尉的时候,你可要僱用我当王室的私妓啊;我好歹也让你在我的床上睡了一个星期。」   「知道了……」   「总言之,阿加莎,这次你可要小心啊。」   「我知道了。」于是阿加莎便穿上厚外衣,右手拿起剑鞘,向玛丽亚道别,然后拉开房门,在玛丽亚的眼前消失。   直到七时十互分左右,阿加莎连同八名属下,推着大炮,来到城门前集合。   阿加莎骑在库克的背上,走在前面,后方有一个女兵和一个男兵骑着马跟上;马的背后都绑上绳子,拉着大炮。可是由于马匹不够,其余两支大炮便得由士兵们轮流推动;另外各人还要携带弹药,把背包塞得满满,加上地上满是积雪,四周依然黑漆漆的,使得行动比较缓慢。   「阿加莎中尉,你的炮兵队跟其余两支炮兵队跟在突击队伍的最后吧。」   「是的。」于是,在指挥军的吩咐之下,结集在城门前的六队步兵首先静静地推开城门,披上白色的大衣,在雪地上缓缓地向前推进;接着是三队骑兵,士兵都从马鞍走下来,拉着马儿,在雪地上慢慢地行走;最后才是炮兵队三队炮兵。   整个突击小队加起来也只有二百五十人而己,很多都是步兵,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手持火枪,有的人只是拿着弓箭而已。   离开城门,三队炮兵队以飞燕阵列的型式向前推进;阿加莎的小队位处左翼。   她手持火把,走在前头,为炮兵引路。   「好了,停下来,调校大炮的位置,瞄準对方在森林里的军营。」阿加莎看见前方的骑兵向她举起火把示意,便吩咐士兵停下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走进了布满积雪的针叶林,在树丛当中隐约看见敌方的营帐。   「快把火把熄灭吧。」阿加莎从马鞍上跳下来,用雪盖在火把上,火就熄灭了。没多久,士兵们就把大炮安置好,角度也调校好了,一切準备就绪。   「好了,赶快趴下来找掩护,不要让敌方发现。」阿加莎说,自己则躲在树干后,从马鞍的背包里掏出一支单筒望远镜,朝着营帐眺望。在撤斯王国军营的火光映照之下,她隐约看见营帐的位置,注意到附近大约有最少八名士兵在营帐外驻守。   「为什么这个营帐的外边会有这么多的士兵把守?里面必定是摆放了些什么东西,或是什么将领的寝室。」于是,阿加莎便下令:「把大炮的角度调校一下吧,炮口首先瞄準着那营帐,然后上弹……」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步兵队忽然传来号角的声响。   「是开火的讯号,马上向那营帐开火吧!」阿加莎急忙地说。炮兵队伍一瞬间变得忙乱起来。阿加莎马上拿起炮弹,塞进炮口,然后士兵就点火,营帐就被击中,撤斯王国的士兵马上落荒而逃。   「阿加莎中尉,你看啊!」一个女兵指着营帐说。阿加莎朝着远方眺望,发现当炮弹击中营帐的一瞬间,一连串的爆炸就「轰隆」的响起,冒出黄色的火焰,照亮了黑夜,也吓跑了敌军;大火马上就往四周漫延,整个军营忽然变成一片火海。以此营帐的面积看起来,最少也能容下五千多名士兵,而且爆炸的规模亦能显示里面收藏了大量的火药,可是现在都毁于一旦。   「阿加莎中尉!你果然没有猜错,那儿是敌方的火药库。我们击中了敌人的火药库了!」女兵兴奋地说。步兵和骑兵马上冲上前杀敌,敌军四散;短短五分钟之间,前方已经传来胜利的欢呼声。   「但是,」阿加莎却冷疑惑地问,「为什么当炮弹击中的那一刻,在炮弹还未爆炸以前,营帐内就传来接二连三的爆炸?再说,火势的高速漫延实在很不寻常……」的确,阿加莎的怀疑言之有理;可是,在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会理会这些事情,因为大家都被胜利沖昏了头脑,只管高呼「阿加莎中尉万岁」,却不知道已经中计了。   接下来的一星期,尼白地王国向城外大量增兵,趁着撒斯王国西面的兵营遭到重创,兵力溃散,就把攻击力转移至东面;由于孤立无援,东面的基地也摧毁了,余下的敌军都逃到北方的森林里,单是投降的人已经达到二千五百人。   由于前线频频传来战胜的消息,维纳斯城的四周忽然都充满了庆祝的欢呼声。   阿加莎的小队被调回防守的岗位,没有再参与前线的攻击;由于阿加莎成为了突击任务当中大破敌军阵地的功臣,她变得比以前更受欢迎,可是知道事有蹊跷的她,却没有如常的表现出骄傲自大、不可一世的样子,反而时时刻刻的思考着这事情,就是在性爱的时候也不例外。   「啊啊啊啊啊……你说的是……啊,真的吗……啊啊……」玛丽亚躺在床上,双腿夹着阿加莎的臀部,双手抓着阿加莎的乳房,一边呻吟,一边轻声地说。   「是的……啊,你也知道,我的眼睛看东西十分清楚的。」阿加莎的左手掐住玛丽亚粉红色的大乳头,肉棒插在玛丽亚的阴道里,右手爱抚着玛丽亚的阴蒂,嘴唇贴着玛丽亚的脸颊,轻声地回答道。「当炮弹还未爆炸的时候,营帐就爆炸了……接下来整个敌军军营也变成一片火海……」   「啊啊啊……可是,如果这是陷阱的话……」玛丽亚说,「军方必定会发现的,最起码也会……啊啊,找到火水的痕迹……」   「玛丽亚,要使火迅速漫延,当然要用火水、柴枝等易燃物体……」阿加莎说,「不过魔法产生的火焰可以使这些证据都全部消失。」   「什么……啊啊啊啊……」玛丽亚淫叫的声音忽然愈来愈大,嘴巴甚至还尖叫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痛了你?」阿加莎紧张地问。   「啊啊……不是……啊啊啊啊啊……淫水射了……」   「淫水要喷出来了吗?那就喷发吧。」于是阿加莎把肉棒从阴道里抽出来,双膝跪在床上,舌头舔弄着湿润的阴唇,刺激着玛丽亚的神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淫水如同喷泉一样,从前庭大腺爆发,喷满阿加莎的脸儿,部分则被阿加莎饥饿的嘴巴吞嚥下去。   当淫水喷发结束的时候,阿加莎的脸儿已经盖上了一层淫水,玛丽亚的阴唇也红起来,全身乏力,双眼凝视着阿加莎淫秽的脸儿。   「好喝吗……」   「味道还不错呢。」   「那么……现在该你射了吧。」   「好了,现在轮到我请你喝精液吧。」正当阿加莎走上前,手拿着如同钢铁般坚硬的肉棒,要把龟头塞入玛丽亚的嘴巴之前,玛丽亚却说:「等一下……」   「怎么了?」   「别这么着急吧,再谈话一下……先玩乳交吧。」   「好吧。」于是阿加莎张开双腿,坐在阿加莎的腹部,双手抓起玛丽亚的巨乳,夹着自己的肉棒,温柔地磨擦着龟头。   「说起来……」玛丽亚说。「你到目前为止,手上并没有什么实质证据了吧?」   「是的……不过,当火熄灭以后,我发现,」阿加莎说。「撒斯王国军队的马车撤退时留下的车痕,都是齐整的,看起来似乎是有计划地撤退。」   「但是……啊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玛丽亚说。「无故使你立下大功,然后又假装溃败而撤退……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阿加莎说。「好了,现在可以插进嘴巴里了吗?」   「可以了……」玛丽亚主动伸出手,拉着阿加莎的肉棒,张开嘴巴,嘴唇贴着龟头,把龟头含起来;接着阿加莎顺势把肉棒往前一推,肉棒便整根没入。   「很温暖呢……」阿加莎的右手抚摸着玛丽亚的脸儿,左手拉着她的长髮,嘴巴发出淫秽的笑声。玛丽亚的双手把肉棒抓着套弄起来,舌头舔弄着肉棒,使得肉棒变得愈来愈热。   「好了,差不多了……」阿加莎把肉棒从玛丽亚的嘴巴里退出来,龟头贴着嘴唇,手轻轻的抚摸;火红色的肉棒和龟头末端透明的液体,显示射精已经一触即发。玛丽亚伸出舌头,继续舔弄着龟头,贪婪的眼神凝视着阿加莎的双眼。   「玛丽亚,你知道吗?虽然军营里的军妓很多,可是你是唯一一个可以谈心的军妓。」阿加莎说。   「这当然啦,我可是最诱人的那一个。」玛丽亚笑着回答说。   「别自吹自擂吧。我们之所以如此相熟,是因为我们在军校的时候就已经相识了……」   「是啊……所以呢,在服役完毕以后,你要履行诺言,让我当你的私妓啊。」   「这当然。啊……别说那么多了,我快忍不住……」   「那么就射出来吧,我最喜欢就是吞精的了……」   「知道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精液便冲出龟头,如同香槟一样,朝着玛丽亚洁白的脸儿胡乱喷射。精液首先射进玛丽亚的嘴巴,有的落在鼻樑、嘴唇和下巴上;然后喷射在脸颊和眼睛上,接着是额头和头髮,最后又喷射在嘴巴里。玛丽亚的脸儿马上便盖上一层纯洁的精液。   「玛丽亚,」看见玛丽亚沾满精液的脸儿,阿加莎低下头来,嘴唇亲吻那沾满精液的脸儿,舌头轻轻地舔弄,品嚐自己的精液的味道。玛丽亚张开双臂,搂紧阿加莎的纤腰;然后阿加莎又拥抱着玛丽亚,二人缠绕在一起,舌头互相交缠,湿吻起来。   可是,就在阿加莎和玛丽亚还在亲热的时候,房门就传来敲门的声音。   「什么事?」玛丽亚问。   「阿加莎中尉和玛丽亚少尉在吗?」一位男兵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虽然玛丽亚是军妓,但是亦曾受训于军校,军妓与普通士兵一样亦须作战,因此她也拥有军阶的头衔。   「黑兹尔将军和丹尼斯将军下令,由于战事顺利,为了尽快把阿曼达大人送抵尼白地城,向女王陛下汇报,因此凡跟随黑兹尔将军的战船前来维纳斯城的士兵,在三天之后,趁着补给舰队回航,战船将一同返回尼白地城,所有士兵要回船启程回航。」   「什么?黑兹尔将军怎可以如此行的呢?」玛丽亚惊讶地说。「虽然回去的船也只有一艘,但是才刚击退了敌军,将军就急着返回尼白地城,没有留下来继续乘胜追击,这似乎不太好。」   「是的。」阿加莎心里想:这显然是阿曼达出的主意。也许阿曼达想找个机会前往尼白地城;可是,至于阿曼达详细的计划,她就不知道了。她只能寄望在返回尼白地城以后,苏菲亚可以想出对策应付。   尼白地城紧张的气氛依然没有减退。因为星期天的关係,亚历山德拉和马丁   得以在繁忙当中真正休息一整天。而马丁消遗娱乐的活动,一如既往,还是在自己的床上进行。   娇吟的声音再次在马丁的房间里响起;在那宽敞的床上,马丁纤幼的身躯如同三文治一般被夹起来。在马丁的背后,巴里张开双臂,温柔地搂着马丁的纤腰,肉棒在肛门里兴奋地抽插,发出轻声的呻吟;至于面前则是尼古拉斯,屁眼被马丁的肉棒佔据了,软绵绵的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肉棒,与马丁一同放声娇吟。   「啊,马丁,你还在做爱吗?」亚历山德拉推开房门,走进房间,来到床边,好像有什么要跟马丁说似的。   「亲爱的……啊啊啊,你找我吗?」   「算了吧,等你射精以后再说吧,我就坐在旁边等待。」亚历山德拉温柔地笑着说。事实上,她之所以愿意等待,还不是为了满足内心的性慾,希望能够静静地欣赏马丁与这两个淫蕩的少男性交的样子。   「啊啊啊……好吧。」马丁说。「啊啊……巴里,先把肉棒退出来……」   于是巴里便把肉棒从马丁的屁眼抽出;马丁亦把肉棒从尼古拉斯的屁眼退出。   巴里和尼古拉斯就坐在床上,双手抓着对方的肉棒和阴囊,温柔地爱抚。至于马丁,则把肉棒拿到他们的面前,巴里和尼古拉斯就争先恐后的伸出舌头舔弄那嫩滑的龟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精液一下子就从马丁的龟头爆发,射在两位少男的脸儿上;他们张开嘴巴,放声娇吟,争相接过四溅的精液。精液马上就浇在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颊,眼睛和鼻子也不例外。当射精结束的时候,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儿已经被精液浸淫了,如同沾着水珠的苹果一样,晶莹剔透,变成了两个彻底的淫娃。   「好了……你们暂时到外边等一下吧,我得与亚历山德拉单独谈话。」马丁为他们赤裸的身体盖上大衣,然后巴里和尼古拉斯便手牵手的下床,离开房间。   「好了,亚历山德拉,到底是什么事情?」当关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马丁便开腔问道。   「黑兹尔在信中说,三天以后就会启程回航,说将会带同阿曼达前来自由城,晋见我们。」亚历山德拉说。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的间谍没有告诉这些给我们的呢?难道她是在隐瞒真相吗?」   「这我说不清。不过,以理查的性格来推测,他的计划,往往只有他自己一人才能够清楚掌握和了解,就是身边最亲密的人,都无法得知他在想些什么。」   「那我们应当怎么办?」   「怎么办?」亚历山德拉笑着说。「既然理查要利用阿曼达来迷惑和控制我的话,那么,我就儘管顺从他的意思,落在他的陷阱中吧。」   「什么?你疯了吗?」马丁惊讶地说。   「亲爱的,」亚历山德拉拥抱马丁,拍着他的肩膀,温柔地说。「不用担心。   我是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别忘记,我们还有苏菲亚和阿加莎,在理查身边还有些间谍,而且还有女神的同在。现在,尼白地王国和撒斯王国的战场,已经从维纳斯城的城墙上,转移至尼白地王宫的床上了。